烘焙招聘网企业职位招聘展示

劳动争议纠纷约定管辖无效

我国劳动纠纷实行“一裁两审”制度,即在启动诉讼程序前应当启动前置“劳动仲裁”程序,可见劳动纠纷应与一般的民事纠纷予以区别对待。

今天,请跟随笔者一同探讨一下劳动纠纷的“约定管辖”问题。相信大家都清楚民事纠纷中的合同或其他财产纠纷针对管辖问题采用意思自治原则,只要约定管辖不违背专属管辖与级别管辖即可,那劳动纠纷可以约定管辖吗?

下面请给跟随笔者,从下面的经典案例中寻找答案吧……

【案例1:民事裁定书--(2020)辽01民辖终201号丨中国裁判文书网】

【上诉人A公司关于管辖权异议的上诉理由】

本案应根据被上诉人王某提供的《劳动合同》第三十七条之约定的管辖,将案件移送至有管辖权的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或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王某起诉。

《劳动合同》第三十七条约定:“双方因履行本合同发生争议,当事人可以向甲方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解不成的,可以向甲方所在地(即A公司所在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当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甲方所在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条款明确约定了劳动争议解决的管辖地,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并未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劳动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对劳动争议解决的管辖地是明确约定的,是认可的,是同意的,不违反我国法律规定。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八条规定,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者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那也是双方在共同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对管辖地并未有约定的前提下适用。本案《劳动合同》第三十七条明确约定了上诉人所在地,也就当然排除了劳动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的管辖权。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评析】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劳动争议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八条的规定:“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者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劳动合同履行地不明确的,由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被上诉人的工作地点为沈阳市和平区,即案涉劳动合同履行地为沈阳市和平区,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一审驳回上诉人的管辖权异议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上诉人主张应由其所在地法院管辖的问题,鉴于一审法院与上诉人所在地法院均对本案享有管辖权,一审法院已先于立案,故应由一审法院予以审理,本院对于上诉人该主张不予支持。

【案例2:民事裁定书---(2020)最高法民辖27号丨中国裁判文书网】

【基本案情】

高某于2015年8月入职A公司并与A公司签订2015年8月至2018年8月的《劳动合同》,约定月均工资8735元。后A公司于2018年2月单方面解除合同。故高某起诉至某区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判令A公司支付高某两个半月的经济补偿金共21964元。

A公司认为受理法院无管辖权,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了管辖权异议。

【某区人民法院针对管辖权异议评析】

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者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工作地点在泰安万达广场写字楼,某区对本案具有管辖权,裁定驳回A公司的管辖权异议。

A公司不服上诉至某市中级人民法院。

【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评析】

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了争议管辖法院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该约定应认定为有效,故将本案移送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处理。

受移送法院认为移送管辖错误,层报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请求指定管辖。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评析】

劳动合同具有公法性质和人身附属性,不属于法律规定可以由当事人约定选择管辖法院的案件范畴,《劳动合同》中约定管辖条款无效。本案被告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和劳动合同履行地某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均具有管辖权。某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在对本案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错误,遂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评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可见,协议管辖的适用领域为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这里的合同纠纷包括因合同订立、履行、变更、解除、违约等所产生的纠纷,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包括因物权、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而产生的民事纠纷,因身份关系产生民事纠纷的不能协议选择管辖法院。

劳动争议案件涉及的法律关系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具有人身属性,不适用协议管辖的有关规定。故本案中《劳动合同》里所约定的管辖条款无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者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某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作为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为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对本案都具有管辖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六条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先立案的人民法院不得将案件移送给另一个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在原告高某选择向某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的情况下,某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不当。

【最高院终审裁定】

本案由某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一经作出即生效。

【笔者浅析与建议】

从上面的案例不难看出,劳动关系具有人身依附性,不适用民诉法关于协议管辖的规定,即劳动争议纠纷约定管辖无效。

劳动仲裁阶段: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劳动争议由劳动合同履行地或者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管辖。双方当事人分别向劳动合同履行地和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由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管辖。”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2017)》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双方当事人分别向劳动合同履行地和用人单位所在地的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的,由劳动合同履行地的仲裁委员会管辖。有多个劳动合同履行地的,由最先受理的仲裁委员会管辖。劳动合同履行地不明确的,由用人单位所在地的仲裁委员会管辖。”

结合以上规定,劳动争议纠纷在劳动仲裁阶段时的管辖认定:

原则: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劳动仲裁委管辖,有多个劳动合同履行地的,由最先受理的劳动仲裁委员会管辖。

例外:劳动合同履行地不明确的,才由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劳动仲裁委管辖。

法院诉讼阶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者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劳动合同履行地不明确的,由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双方就同一仲裁裁决分别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后受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将案件移送给先受理的人民法院。”

结合以上规定及上述案例:关于劳动争议纠纷在一审法院诉讼阶段时的管辖认定,应理解为此时劳动合同履行地与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基层法院享有同等的管辖权,不存在原则与例外,若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分别向有管辖权(用人单位所在地或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法院起诉的,应当由先受理的法院管辖。

综上,劳动合同中关于“劳动争议纠纷由×××的劳动仲裁委或法院管辖”约定无效,还请正确对待劳动关系的建立、存续、消灭的规范性,遇到纠纷还请认真就纠纷实质去处理,运用所谓的“约定管辖”只能造成自己的时间与精力的消耗,同时也会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



来源自: 劳动法帮365

免责申明: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平台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